桃茶–白驹过隙

好像失明前,看过极光,彩虹与海洋

前两天那个七仙女的梗来源

【EC】七仙女的故事

七仙女的故事

Eric/Charles

梗来自群里讨论“为什么老万能飞起来”

这就是个段子,ooc到没边儿了

传说从前,天庭上有七个仙女儿,其中最小的那个最是美貌,尤其是那口白牙,一看就是用高露洁(?)保养过的。
有一天,七个仙女儿下凡去,看到一个湖泊,水很清,风景很好,于是七仙女愉快地脱掉衣服开始戏水。
其他几个仙女玩了一会儿就回去了,只留下小仙女Eric,还有和他关系最好(?)的姐妹(?)Logan,他们两个恋恋不舍地上了岸,Eric却突然发现了不对。
“诶呦我去老子的衣服呢?”
Logan对他发出了毫不留情的嘲笑并被Eric赶回了天庭。
Eric一边(光着)在四周找衣服一边念叨:“让我发现是哪个龟孙拿了我衣服我保证……”
“这位先生,请问这是您的衣服吗?”
Eric话说到一半突然被打断了,他愣了愣,转头看去。
首先对上的是一对如天空般湛蓝的眼睛。眼睛的主人小心翼翼地扯了扯身上的披风:“对不起,我太冷了,所以就……如果您需要我现在就还给您!”
Eric,沦陷。
“不不不你穿着就好,我没关系我可是小仙女啊我不怕冷。”
Charles稍稍低了点视线,然后又瞬间抬起:“衣服还是给您吧,我留着披风就好。”
Eric把Charles送到家,被留下来喝了杯茶,又下了盘棋,于是决定在这里定居了。
从此以后他们两个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。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超级无敌大甜甜:

看完了真的暴哭到不行,特别感谢你们!真的,哭到崩溃

一条快要晒干的清羽:

出来了!!!!!!!(并不是接生蟹蟹x)

喵仙驻扎在万事屋:

“我要讲的那个故事,从刀斧镇聚首开始,到江南细雨,雪山冰原。”


蓝衣白影,书生将军,火凤哑狼

或许还苦苦追寻着当年的迷题,在史书泛黄的边角触碰旧人的剪影

妖尊魔疯,二僧二邪

君不见,长安道,一回来,一回老

而我所见书中的少年——不论是否隔着百年的时光,都从未老去

他们在他们的那个盛世回首,笑着把过往的万千道伤口抛于脑后


龙图案的卷宗似乎永远不会减少,他们的旅途也就会一直继续下去

是把家国天下四个字捂在心口,江湖情意刻在剑上,化于烈酒

这就是我们想送给他们的,属于我们全部的爱和真心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了文艺够了回归正题

上面的宣传文字都是清羽码的 @一条快要晒干的清羽 

我这个粗人心中的汤汤水水没办法用最深情的文字表述出来

总之一句话:做这个MAD爆肝耗时,我却不悔。

希望大家喜欢w


原曲:《长生诀》by 西瓜_JUN

翻唱感谢我的基友:荻荻——一个神隐的龙图粉

闲踏歌:

给大家安利一首歌。
歌词真的超级燃

战谱‖龙图&黑风城·记赵家军
原著: 《龙图案卷集》作者:耳雅
策划:言瑾书
原曲:桜音
填词:@言瑾书 
翻唱:@_玉佩君_jr 
海报:言瑾书
特别感谢:@欧阳少恭的长睫毛 
一曲无关风花雪月的赞歌,为了书中战无不胜的赵家军,也为了那些马革裹尸的民族英雄,护我华夏百年长安!
歌曲地址: 战谱‖龙图·记赵家军:http://5sing.kugou.com/m/Song/Detail/fc/15972100

这个超棒了

两条清羽:

出来啦ヾ(✿゚▽゚)ノ

喵仙驻扎在万事屋:

#两首龙图同人曲#

基友终于把曲子传到网易云了

滚动歌词还在审核但是我实在是非常的兴奋所以先分享上来了……

总共有两首同人曲

一首是去年她作曲作词演唱送给我的礼物,叫未烬

一首便是之前MAD的bgm倪往了

希望大家喜欢w可以去网易云下载哟

(mad等下次看看能不能传网易云)


殷三景觉得很行:

如果把整个中国历史拟人的话……




应该是温柔博大的女子。她的生平跌宕起伏,万邦来朝过,山河破碎过,但依旧心怀江海,如明灭潮汐,在天际优雅浮沉。




只是爱喝酒。五千年的悲伤与苦愁,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






但如果性转,莫名觉得会是敏感暴躁的少年君主。孤独又强大,纵情又跳脱,会反间,会侦察,会带兵,会游说,会诡辩,会应酬。会把九万里权术玩弄于鼓掌,也会深夜一个人抱膝坐在窗前,一口口啜酒,回想久已沉淀的往事与不可挽回的现今。








然后就一杯倒啦(  ̄▽ ̄)σ










再补充一下,现代中国大概是个爱飙♂车的狂野女子,只是总开倒车。宽大黑袍,不那么规矩地露出一点鲜红的指甲,虽艳逸开放,却仍有点压不住保守古板之气呢。








最后转进转出主要是为了把评论截出来!







超级爱你萌,简直太赞






————




7.21




前两天说到元朝,忍不住想,把各朝代拟人会是什么模样呢




唐是个丰腴开朗的姑娘,化深妆,穿鲜明浓艳的服饰,她太美了,腾飞明艳,引人走近,又为她恣肆的雍容所惊,不敢上前。




宋则温柔贤惠得多,面庞白净、布衣荆钗,做得一手好甜点。




战国呢,是浣纱女子,赤脚涉深草,牵一匹在河畔啜水食萍的鹿,挽起衣袖,细白的手臂揽住青鹿的脖子。

【POI/RF】如果他们从未相遇

如果他们从未相遇

POI/RF

梗来自 @空想天谕 大大的画,不过感觉没写好啊,那种感觉写不出来超抱歉的

私设:John没有失去Jessica,也没有遇到Finch
Leila是John和Jessica的孩子

又名《小姑娘的一天》

[今天是我的七岁生日,也是Mr Reese和Mrs Reese结婚九周年纪念日。
爸爸妈妈说我是在他们结婚纪念日出生的,所以我是上天送给他们的礼物。他们说我是他们的小天使。
我的上帝啊他们神学课一定没有认真听,老师第一节课就说天使是为我们服务的。
不过无所谓啦,我能理解他们的意思。
我的爸爸妈妈很爱我,这就够了。]

“Leila?Leila——”
“这就来了!”
听到爸爸的呼唤,小姑娘回头答应了一声,对着镜子拉了拉裙角,整理了一下头发,蹦蹦跳跳的跑到门口。
“今天妈妈有事,所以只有爸爸陪着你去游乐园,可以吗?”
John把Leila抱起来,小姑娘由于心情低沉连双马尾都蔫蔫地垂了下去,John不得不提前拿出Jessica准备好给她的安抚礼物。
Leila拿到那个有John手掌那么大的彩虹棒棒糖的时候露出了笑容,她把棒棒糖收进口袋,拍拍John的肩让他把自己放下来,很小大人的说:“那好吧daddy,我们走吧。”

[游乐园和我想象中的一样,之前由于年龄太小我只能在外边看看,现在终于可以进去了,真是令人兴奋啊。
我目前为止的“财富”是一根棒棒糖,两个气球……哦现在又多了一大只泰迪熊。daddy的枪法真准,我说想要和他学习,他不同意。
总有一天我会和他学到枪法的。]

在连着三枪都没有命中靶子之后,Leila眼巴巴地看着John,John叹口气,接过她手里的玩具枪朝着靶子打过去,每一枪都命中靶心。
Leila星星眼看着John,John接过老板递过来的玩具熊塞到Leila手里,蹲下身:“Leila,你应该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样乖乖的玩娃娃,而不是玩枪,懂了吗?”
Leila不情不愿地点点头,John伸手在小姑娘头上拍了拍。

[其实我好多项目也不能玩,比如说过山车之类的。某种意义上,挺没意思的。
不过我遇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人。]

黄昏的时候,这对父女离开了游乐园。
John替Leila抱着她的熊,低着头问小姑娘今天玩得开不开心,不注意把一个人撞了个踉跄。
“抱歉。”
“……没关系的。”
那个男人把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朝他们微笑了一下,然后又转回去,一瘸一拐地继续走。
Leila看着那个人,拉着John的手握紧了一下,John停下来问她:“怎么了?”
“那个人……看上去好……”
Leila在大脑中拼命地搜索着合适的形容词,最后以失败告终,最后她选择了直接表达感觉,她觉得daddy能明白的,那种感觉太明显了。
“好想让人给他一个拥抱。”
John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揉了揉Leila的头发:“去吧,小天使。”
Leila跑过去,扯了扯那位先生的衣角,然后在他转过身来之后抱住了他的腰。
“……孩子?”
那位先生有点被吓到的样子,瞪大了眼睛看着Leila。
“我只是觉得你需要一个抱抱,daddy也同意了,所以——”
“这样啊。”那位先生又笑了,可是Leila觉得他好像很难过的样子,“谢谢你,也替我谢谢你的daddy。”

[那位先生揉我头的力度比daddy舒服多了。
不过不知道我是不是听错了,他好像说“谢谢你们让我觉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有意义”。
真是奇怪的人啊,如果有时间多聊聊就好了。]

Leila认真地思考了一下,从口袋里拿出被自己捂了一天已经有点化掉的棒棒糖,踮起脚递给他。
“先生,糖给你,笑一个吧,您笑起来一定很好看。”
‖“来吧,笑一个,Finch,你笑起来一定很好看。”‖*
然后Leila看到那位先生愣住了,他费力地弯下腰,抱住了Leila。

[他的力气很大,有点弄疼我了,我没有想到他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。
之后他就继续一瘸一拐地朝着和我们相反的方向走去,不久之后,我看到了那个方向火光冲天。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觉得这次爆炸和那位先生一定有关系。
毕竟他看上去那么温柔,却有那么坚强的力量。
说不定他拯救了世界呢。]

小姑娘心满意足地合上日记本,关上灯,躺在床上沉沉睡去。
月光照耀着已经被爆炸熏黑的地面,那里躺着一块破碎的圆形。
仔细看看,那是一个彩虹色的棒棒糖。

“主啊,希望你能保佑那位先生,让他脱离孤寂,有人陪伴,不至独自赴死,阿门。”

*我记得有一次Mr Reese在Harold参加一个宴会的时候说过这句话,如果我记错了你们就当Reese说过吧x

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?

Ellen_采桑:

学习


Ailueas-66:



存一个学习


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





●觉得很有用,便搬运过来
●问题摘自知乎,答案摘自谢熊猫君
●作者:Chuck Palahniuk
●全文 http://litreactor.com/essays/chuck-palahniuk/nuts-and-bolts-%E2%80%9Cthought%E2%80%9D-verbs


从现在开始,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,你不可以使用“思想动词”。 
思想动词包括:想,知道,理解,意识到,相信,想要,记住,想象,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。 
思想动词还包括:爱和恨。 
还有些无趣的动词,比如“是”和“有”,也要尽量避免。 



在接下来的半年内,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 
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。
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
这是一个早上,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,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。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,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。以往,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,这一天,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知道”事情,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,让读者自己“知道”到这些事情。 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想要”一件东西,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,让读者自己“想要”这件东西。 



你不可以写 
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。
你要这样写
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。她单脚站着,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,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,也留下她的香味。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,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。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。
也就是说, 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,只能描写感官细节——动作、气味、味道、声音和触觉。



通常来说,写作的人把“思想动词”用在段落开始,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,然后再来描绘。例如:
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。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,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;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;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,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;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……
你看,开头那一句“知道”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。不要这样写,如果你真的想写“知道”,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,或者干脆改写成
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。

思考是抽象的,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。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,然后让读者来“思考”和“知道”,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。
爱与恨也是。
不要直接告诉读者
露西讨厌吉姆。
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,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,把“讨厌”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。
早上点名的时候,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,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,露西轻声的说了句‘呆逼’。

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。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,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,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,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“思想”。
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。
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
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,马克看了下表,已经11点57了。这条路一路看到头,都没有公车的影子。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。司机在会周公,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。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,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……
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,但是即使这样,你也不可以用”思想动词“。



而且,你也不可以用”忘记“和”记得“。你不可以写
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。
要写成
大二那年,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。
不能走捷径,要写细节。当然,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,让人物互动起来,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,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。




另外,在你努力避免使用“思想动词”的时候,尽量减少“是”和“有”这样单调的动词。
不要写
“安的眼睛是蓝色的”或者“安有蓝色的眼睛”。
要写成
安轻咳了一下,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,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,然后她微笑着说……
尽量少用“是”和“有”,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。这样,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,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。




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,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,但是过了半年之后,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,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。





建群日活动(恋爱三十题–跳舞)

跳舞

铁五邪教

“Fri,我和Pepper求婚了你知道的对吧——”
“当然,Boss。”平缓的声音传出,抹平了Tony心中烦躁的褶皱。
Tony把自己砸进沙发,烦躁地抓了抓头发:“她要我陪她出席一个正式的舞会,可是我不会跳华尔兹啊。Fri,你来教我。至少让我不至于出丑。”
“……好的,boss,请您稍等。”
Tony没有开灯,一片黑暗的客厅中突然亮起了一丝粉红色的光线,然后越来越多粉色的丝线开始纠缠成人形。
“华尔兹相关知识已下载完毕,正在模拟Ms Potts的形体数据。”
“等一下,”Tony突然出言打断了Friday,“好姑娘,你是怎么弄到Pepper的三围的?”
Friday不加迟疑的立刻回答:“通过Ms Potts的照片以及她近期的网购记……”
“好了好了,”Tony被Friday认真的态度噎了一下,哑口无言,愣了愣挥挥手,再一次打断了Friday的话,“我只是开个玩笑,Fri。”
然后带着机械质感的女声沉默了,只看到客厅的中央那些光线还在忙碌。半晌,Tony听到了Friday轻轻的声音:“抱歉,boss,我没能理解您的意思。”
Tony感觉自己的好姑娘似乎误会了什么,本想开口解释两句,突然觉得自己这样挺蠢的,给Friday解释什么是人类的情感就像当初给dummy介绍那些原理一样——听得进去但并不一定可以理解。
Friday太理性了,虽然这样也很可爱,不过Tony还是希望她活泼一点。
然而在多次尝试之后,再次面对着毫无波动的声线的Tony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这样挺好的。
在粉红色光线交织出Pepper面孔的雏形的时候,Tony再一次叫停:“Fri,用你自己的样子,不然看着粉红色的Pepper我可能会直接笑死。”
“OK,Boss。”光线散开,里面的人影如同破茧成蝶一般展现。粗略一扫,身材和Pepper果真没什么两样,虽然同样是粉色的脸庞,Friday看着还是挺舒服的。大概是习惯了吧。
不管怎么说,Pepper的脸变成粉红色的话,想想就恐怖。
“接下来,Boss,请您把手放在我的腰上和肩上。”Tony照做,然后听到Friday带着叹息的声音,“我没有实体或者痛感,但是根据模拟,如果您以这样的力度对Ms Potts的话,她很有可能会因为疼痛而丢下您的。”
Tony放松了力道:“这样呢?”
“您只需要放松地搭上就好。放松……我知道面对着一个投影这么做很困难,但是您既然选择如此——就请好好做。”
“噢,Fri,你可真是个好老师。”Tony嘟囔了一句,乖乖地跟着Friday的指令调整动作。
Tony Stark是个天才。在舞蹈方面自然也不例外。才过了两首曲子,Tony就已经能跟得上Friday轻快的步伐了。
再过了两首曲子,Tony听着Friday轻柔的声音说着“您已经可以出席舞会了”,轻笑着摇摇头走到沙发边上坐好。
“给我来杯红酒,Friday。”
“您应该出发了,Boss。”
Tony耸耸肩,只好和柔软的沙发say goodbye,把车钥匙套在食指上转着圈,哼着刚刚的舞曲走进了车库。
在万众瞩目之下,Tony朝着Pepper伸出手,弯下腰,Pepper把手搭在Tony的手上,两个人跳了第一支开场舞。
Tony一直看着Pepper的眼睛,脸上带着自信的笑意,脚下的步伐灵活,一点不像一个初学者。不知有多少人羡慕Pepper Potts。
可是,有人分明发觉了,Tony的眼神,像是透过Pepper,看向了另一个人。
一曲终了,Tony再一次向Pepper行了个绅士礼:
“Ms Potts,不知我可有这个荣幸邀请这样一位美丽的小姐共舞?”
Friday,不知我可有这个荣幸,邀请你与我共跳一支舞?

建群日活动(恋爱三十题–亲热)

亲热

校刊cp

同居设定,无能力AU,作家x律师

每次Blanche因为痛经而躺在床上死去活来的时候,Ivana都会拿着一杯加冰的伏特加,坐在窗台上,仿佛炫耀一般。
然后她就会开口嘲讽Blanche的体质:“Blanche你就是身体太弱了,你看我就从来不痛经,我们小时候都是要用雪搓身子的。你要不要试试看?”
Blanche只能摇摇头,然后尽力想要给Ivana一个白眼。
虽然每次Ivana都会嘲讽,可是她还是会把摸过冰冷杯子的手捂热了,再搓一搓,然后滑进被Blanche裹的严严实实的被子,整个人贴上去,抱紧她,然后用手给她暖肚子。
Blanche呢,也能借着这份热量勉强睡个好觉。

旗插多了,总会倒。
战斗民族的姑娘还是因为痛经倒下了,Blanche本来想借机嘲讽两句,看看那个人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可怜模样,还是把话憋回了心里。
Ivana觉得,这种过于安逸的生活让自己的体质都退化了,她暗下决心,等这次结束之后一定要去报一个格斗班。
不过那是把这些要命的日子熬过去之后的事情了。
Blanche塞给Ivana的热水袋被她抱怨着热扔了出来。Ivana有点烦躁,她其实不想这样的。但是不知为何心中总是浮动着无名的暗火。
生理期果然能打垮一个姑娘,不管她有多爷们儿。
Ivana窝在床上,连下床去拿两张卷宗的力气都没有,只好乖乖地躺着,听着身边Blanche打字的声音,单调的哒哒声却在屏幕上交织出层层叠叠的文字,构成神奇的世界。
那真是自己永远无法触及的境界呢。
这么想着,或许是因为烦躁与不满,Ivana拉上被子,转过身背对着Blanche。
她听着那个人犹豫了一下,笨拙地模仿着她的语调说了声“Спокойной ночи”,然后打字的声音不再干脆,变得轻柔而缓慢。
不多时,灯也熄灭了。
Ivana感觉自己背后突然凑过来一份温热,Blanche拿自己的脚勾住她的,然后用温暖的手指抚上了她冰凉的小腹。就像她之前对Blanche做的那样。
手指在肚脐边上缓缓地打着圈,像个小太阳一样,把寒冷和疼痛都驱散到了边缘。
Ivana在黑暗中勾起了唇角,安心地闭上眼睛。
Спокойной ночи,милая.